中国教育报:“90后”女大学生的书店旅行

来源: 阿里商学院管理员 作者: admin 时间:2013-03-11 10:18:48 浏览次数: 234

在外两个多月,走访国内50多家独立书店,寒假在家亦看了数百家国外书店的资料。是书店爱好者,也是个普通读者;做过书店义工,也独自一人夜宿数家书店的沙发。今天,关注到一个名为水寻安-Ali的微博,书店爱好者夜宿书店沙发这些与书有关的字句瞬间散发出迷人色彩,驱使我探寻博主和她的书事。

  摘自227日记者日志

\
郁娟萍在大连尚书苑

  她自称书旅人,是书店义工,也是书店沙发客,书店守夜人。她说:书店是我在路上温暖的家,是我心上的明灯,是我的眼睛之光。去年103日,这位普通的大四女生迈出了探访独立书店的第一步,开始了一路走、一路分享的书店旅行。

  郁娟萍,杭州师范大学阿里巴巴商学院电子商务专业学生,来自浙江省桐乡市一个乡下小镇。说起自己的家乡,她会不无自豪地提起茅盾、丰子恺、中华书局创办人陆费逵这些名字。

  因为喜欢书,因为初中时代就开始做的书店梦,她将自己毕业论文的题目确定为《网络书店与数字阅读双重冲击下独立书店的出路探析》,而对旅行意义、生命存在的追问,做起事来全情投入的个性,使她确认,自己和自己的毕业论文都需要一次真实的出发。她计划用几个月的时间走访国内有代表性的独立书店,通过与书店工作人员、读者的交流,了解书店真实的生存状态。为了节省旅费,她用在书店做义工的方式借宿书店,并将自己的旅行命名为独立书店沙发之旅

  书在,便是身在安处

  无锡合肥青岛大连延吉牡丹江哈尔滨漠河哈尔滨沈阳杭州上海杭州,这是郁娟萍已经走过的旅行线路。

  刚刚过去的寒假,她将自己的书店之旅写成一篇篇书店游记,发在自己的博客上。她的博客都是关于书店的内容:书店指南,书店故事,国内外书店,旧书店,书店电影……通过QQ采访她时,她正沉浸于刚找到的一篇敦煌书店的资料,并抱歉地说:可否等我把那个书店的资料整理好?现在正在激动劲上。

  一部用了3年的旧款手机,一架6年前买的照相机和一支150元网购的录音笔,带着简单的装备和打工赚的几千元钱,2012103日,这个长发、戴眼镜的小个子女生背着足有40斤重的书包上路了。有网友担心她的安全,但她相信,如果你真心想做一件事,全世界都会来帮你

  出发前,她在网上一家家地搜集书店,然后通过豆瓣、微博、QQ、手机短信与书店店主联系。一晚的住宿费相当于两个城市之间的交通费,为了多跑几个书店,郁娟萍用在书店打工的方式换取夜间借宿书店的福利。她充满感激地说:我的胆子并不大,我也害怕走夜路。但是我在每个陌生的城市都找到了书友,找到了值得信赖的落脚点,我觉得很安心。

  去年1125日,郁娟萍抵达第九站——沈阳。通过微博沟通,她在沈阳呐喊书店找到了自己的沙发。呐喊书店的店长刘阳说,原本书店是上午9点开门,但由于小郁早上5点多就到了沈阳,因此,书店为她提前3个小时开了门。

  “我很感动,那么多人支持我帮助我,即使无法提供书店沙发,也帮我询问身边的朋友。在青岛,她探访的书店不方便提供住宿,我们书店的店主小马叔叔在微博上为她推荐了一家青年旅社,而那家旅社的女老板也是个爱书人,为郁娟萍免了9天房费。谈及此,小姑娘很感激,她说:我懂得大家是源于对书的爱,对独立书店的支持来帮助我的。

  就像郁娟萍所说的,她的胆子并不大,但她以极大的信任走进了一个个陌生的城市、一家家陌生的书店,给她勇气的,是她对人性的信心。我相信人性总是美好的,而且我联系的当地人都是爱书的。如果爱书的人都不能信任,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能相信的?郁娟萍的这句话打动了许多人。

  旅途上那些书店风景

  在书店游记中,郁娟萍写道:北方的书店,真的不多,出了大连后,见到的独立书店就很少了。哈尔滨相对而言咖啡馆多些,书吧也所剩无几了。中央大街的半亩堂是相当不错的特价学术书店。

  在很多书店,她只是敲个纪念章,而没有买书,一是带不动,二是看不完,三是为省钱,一般会买旧书。所以最初,书店店员听到她不买书却要盖书店章时,感到不理解,甚至会拒绝。但我一说书店旅行,翻开我盖满书店章的本子,他们就都给我盖了。她认为那些都是爱书店的好心人。

  沈阳的呐喊书店,店长凌晨5点为她开门,又陪她坐到第二天凌晨两点,送她上了回杭州的火车。她觉得,书店的每一位店员都非常友好而真诚,在书店就像在自己家一样。店长还请她吃涮火锅,探讨关于人生意义的话题。

  在上海,《中国独立书店漫游指南》的作者郭雅倩,去火车站接我,最后又送我。给我备好了逛书店所需的各种必备武器,非常贴心。离开时还送我一本《书店的灯光》作为生日礼物

  “上海咏文上书房的店主周勇叔叔,也是很好很好的人,一切都帮我打点,怕我受凉,给我找出了他多年前旅行时用的睡袋,给我开了空调,点了熏香。”“还有上海灿烂千阳书店的bella姐和她男友小磊哥,两个为理想而奋斗的年轻人。他们把我带到他们的家里睡,还热了汤给我喝。暖意浓浓。末了,送了一本《灿烂千阳》给我。

  回忆起来,书店旅行中都是温馨。

  2009年开张的板娘书屋,当初只是想给朋友们找个可以聚会和放松的地方,后来书店会员越来越多,大家就在这里看书、放电影、排练戏剧、探讨自我、人生、爱与世界。板娘书屋是家汇聚爱,传达爱的书屋。店主开书店的同时,还在做徒步助学活动,去边远的山区学校,给大山里的孩子带去文具、图书,告诉他们山外的广阔世界。这让郁娟萍看到了书店所具有的更丰富的意义。

  在上海的渡口书店,郁娟萍了解到,店主高路是学建筑设计的,刚到上海时,偶尔路过巨鹿路,很喜欢那里的氛围,便在20071月开了渡口书店。为什么要开书店?高路觉得读书应该是一个人生活里特别自然的事。她喜欢传统零售业的那种人情味,所以试图借助开书店,在人与人、书、书店间建立一种更加长久温情的关系。而取名为渡口,则是希望书店能成为来来往往的人们聚集的地方。

  在路上,郁娟萍遇见了许多爱书的好心人,看到了各色激动人心的书店风景。同时,也看到了独立书店生存的艰难。一些书店几度搬迁,搬到负一楼、负二楼,规模越来越小,也许它们很快就会被一家面馆、理发店替代。对此,她很难过,她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支持这些默默坚守在角落里的小书店。

  艰难却绚烂的书店梦

  郁娟萍上初中时喜欢看小说,上学路上有租碟、租小说的铺子。中考前,跟同学聊未来想做什么。她说,想开一家书店,不仅可以租书卖书,还可以自己任意地看书。

  “高考前也想过,不是开书店,就是开一个心理咨询室。她说,她念书的初中,很多孩子不爱学习,感觉生活无意义,未来没希望。她很希望帮助他们。在大学,我们图书馆每两年会卖一次旧杂志,有的甚至便宜到一块钱一本。我选了两个下午,买了两百多本杂志,希望我们家可以有个小的图书室,让周围的孩子一起来看书。记得最后是让我舅舅用车把杂志运回去的。那些小孩挑了漫画、推理小说看,文学类、历史类的很少有人看,积了很多灰。

  大三上学期是比较自由的一个学期,她去各个学院旁听她感兴趣的课程,涵盖历史、哲学、文学、经济、政治等。她把自己的书店梦写成邮件发给一些老师,希望听听他们的意见。他们基本持否定态度,认为不现实。

  经过这段书店旅行,郁娟萍对书店有了更多的思考和认识:现在的很多书店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店了,它开始将书、咖啡、音乐和烘焙等文化聚集在一起,将书店、图书馆、咖啡馆、创意商店融为一体,为爱书人提供一个可以静思、阅读、创作、谈话、学习的包容性很大的艺文空间。天下读者万千,一锅饭又如何去调众口?所以未来会有各种形式的书店出现,以不同的特点吸引读者。既然称之为书店,有好书是必须的。书店店主自然也应该是爱书、懂书的人。如何在坚持文化理念、精神原则的同时,去平衡、化解文化理想的纯粹性与书店经营商业性之间的矛盾,这是需要思考的。

  期末时,学校图书馆总是人满为患。我清楚,那并不能说明读书氛围浓,因为许多人都是为四六级、为考证、为考研、为考公而读书。但郁娟萍也看到,每个学校都有读书社,都有一些坚持阅读和倡导阅读的人存在。

  这和她的书店梦一样,尽管艰难,但不乏绚烂。

 http://paper.jyb.cn/zgjyb/html/2013-03/04/content_88892.htm

分享到: